啥是“攀登精神”?吴京、张译这样说

2019-11-08 13:27:10

9月30日,电影《登山者》正式上映。这部电影填补了中国类似题材故事片的创作空白。“血、肉和灵魂”的故事讲述了真实历史背后英雄的荣耀。

今天,电影主要创作者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兼制片人任中伦和演员吴静、张毅参观了人民网的“文艺之星”,与网友分享电影的创作经历和幕后精彩故事。

张贵贵访谈

人民网:《登山者》的上映填补了中国类似主题故事片的空白。这部电影的初衷是什么?

任中伦: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上海电影制片厂70周年。摄影有一个传统,那就是在我们国家的重要时刻,我们总是尽力创作优秀的作品来表达我们的敬意。创作是这部电影最基本的灵魂。这部电影将在精神和灵魂上震撼你,在视听效果上震撼你。我们发扬英雄主义精神,表达对英雄的敬意。同时,我们运用这一代电影人能够掌握和探索的最新电影思维、电影表现、电影技术和电影技术来完成这样一部电影。

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兼电影制片人任中伦

人民网:真正看到白雪皑皑的群山并攀登它们是什么感觉?

吴静:太冷了。我冷得哭了。因为太冷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温度超过零下30度。我也感冒了,并有高空反应。我觉得脑子里有一块铁。如果我动一下,那块铁就会撞到我的大脑。鼻子不通气,呼吸困难,基本上两天两夜没睡。

当海拔6公里时,鼻孔被冰梭覆盖,肠胃因寒冷变得清澈。船员们修复了1960年和1975年的登山设备。当我看到这些登山设备时,我很傻。在这样简陋的设备下,挑战人类不可能的极限。那些老一辈的英雄真是不可思议。

当我们拍摄《中国梯子》时,有一个场景要求张毅赤脚走。那时,我们进行了真实的拍摄。风、雪和设备都不是来自后期ps。零下10度要求张毅赤脚仰面爬上山顶。他不得不赤脚拍摄了四个小时,没有两个字。

演员吴张箐桂贵照片

人民网:张毅觉得拍这部戏怎么样?

张毅:我来自东北。我以为这是小菜一碟。我确实脱下了鞋子和袜子,踩在了雪地上。我感到有点遗憾。然而,后悔是没有用的。因为寒冷而停止工作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是我们作为演员的职业。我年轻的时候,经常看电影或电视剧。天气很热或很冷。事实上,我们只能从心理上感受到。你感觉不到。演员是一个了不起的职业。事实上,我们需要利用我们最好的表演能力向观众传达一种近乎切人的感觉。不管条件是什么,只要情节和人物是必要的,我们就必须服从和完成它。

人民网:你如何看待枪击中受伤的情况?

张毅:我们在雪地里拍摄了三个多月。吴静的膝盖受伤将近两个月。膝盖严重受伤的人有时穿不下裤子。他在这里玩一个大袋子。我们有一个场景,他和章子怡在铁路上散步。他裤腿的一条腿粗,另一条腿细。粗腿里面是夹板,不能转动。我认为像这样热爱自己职业的人也是英雄。

吴静:作为一名武术运动员,我觉得承受痛苦是很自然的。因为我习惯于搬运,我已经超过海平面6000米,我已经在深海下,我已经赤手空拳在雪中打滚。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组的所有演员,胡歌、井柏然、张毅、拉班和章子怡,都比我努力。

如果造物主是真诚的,我们的作品也是真诚的。老前辈们说,在基层体验生活和与他们一起生活,真正倾听、真正看到和真正感受到诠释你的角色是非常非常合理的。

女演员张毅和张贵贵合影

人民网:章子怡扮演气象学家。气象学家在攀登过程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吗?

吴静:当然。海拔8公里以上的气象变化正在迅速变化,决定生死的时间以秒为单位计算。例如,雪崩可以以每小时100多公里的速度持续几秒钟甚至几分钟。那时,你无法战胜自然。

人民网:你能告诉我你和其他演职人员的合作以及演职人员之间的关系吗?

吴静:我和章子怡在2001年第一次在蜀山合作。经过18年的合作,我们再次爬山,我们“变得依恋这座山”。和章子怡一起工作特别愉快,因为我们彼此认识,都是北京人,每个人都属于那种无话不谈的人。回到职业竞技场,我们都各奔东西。只要导演不停地喊,我们就继续玩,看看谁会先忍不住。

吴先生尤其正确。吴先生是我们的演员之一,态度很谦虚。他的吸引力尤其强烈。他有自己的人格魅力。只要他在片场,你就会明显地感觉到所有人之间的活动会在瞬间增加一片。

人民网:你认为这部电影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

张毅:有人说电影《攀登者》可能不需要剧透,因为故事的结尾肯定是成功的。是的,我们是这样一部最终成功爬山的电影。通过情节和演员的表演,我们想告诉你我们经历了内心的斗争,人类的斗争和与自然的斗争。

吴静: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想知道长大后会做什么。我想成为英雄。事实上,每个人都是登山者,每个登山者都是梦想家,当他们追求梦想时,他们都是英雄。

张毅:瞿银华的女儿告诉我一件事,这件事让我很感动。她说,从我年轻的时候起,我就认为我的父亲与众不同。为什么?她说我父亲走路和别人不一样。你不能碰他,当你碰他的时候他会摔倒。她说我一直认为我父亲特别脆弱。她说,直到我长大了,明白了,我才知道为什么我的父亲不同于其他人,因为他的鞋底不见了,脚后跟被切掉了,就像我们踩着高跷一样。这就是老瞿先生后来的生活。一个走路不稳的老人,他是我们共和国的英雄。

人民网:如何理解攀登精神?

吴静:生活在继续,攀登在继续。无论谁在做任何工作,他们都是登山者,他们心中都有自己的爬山之心。甚至情感之山也在攀登。无论剧中的每一个角色,还是老一辈,他们面对的山,他们心中的斗争,以及他们实现的梦想。每个为共和国做出贡献的人都是攀登自己山峰的登山者,希望在自己的山顶享受自己独特的风格。

任中伦:刚才吴静和张毅谈了一点。我认为这尤其重要。我们的许多英雄实际上是普通劳动者。他们总是以最简单的感情和最简单的愿望取得非凡的成就。当他们扮演英雄时,他们不是高大全过去的姿态。他们既诚实又真诚。

张毅:我和吴京的兄弟姐妹讨论过了。在这些英雄家庭的同意下,我们为在5200米高空死去的两位老英雄建造了两个小马尼堆。我们希望在大本营为他们建造一个家。攀登精神绝不是个人问题。攀登精神是一个国家或民族的事。有了这种攀登精神,这个国家可以持续很长时间,变得富裕和强大。

张贵贵访谈

人民网:这部电影已经完成,将于今天上映。最大的三种感觉是什么?

吴静:首先,我想这是我应得的。过去,我拍了一部关于渡海的电影,《漫游地球》再次驾驶宇宙飞船。这次我又爬上了一座山。作为一名演员,我很开心。其次,我们正在制作一部中国从未见过的电影。现在技术手段有所改进。无论我们能否恢复当年的那些东西,我们都在挑战一部新类型的电影。我们的现场拍摄团队可能有2-3,000人,这可能是未来电影产业的基石。凭着他们丰富的经验,他们不必像我们一样努力工作或受到伤害。

任中伦:我仔细阅读了各种在线评论。评估还包括对美的赞美和一些问题。这部电影用图像和表演告诉每个人,这是一个时代。曾经有一代人这样理解他们的职业、情感和命运。

张毅:昨天我们在广州举办了一场路演,我们被一次经历特别感动。一位带着小孩的母亲手里握着国旗。她说看完《登山者》后,我们知道这面国旗不容易拿到,我们也知道我们的前辈,我们的拓荒者,他们经历了什么样的斗争来过我们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吴静:我们的父母从来没有说过他们遭受了多少痛苦,抱怨了多少,想要多少回报。他们只是默默地给予,从不要求任何东西。一代父母,他们的动力在哪里?进入这个角色后,我认为它实际上是在中国人的心中。特别是对话:“向大本营报告,向北京报告,向祖国报告。1975年5月27日14: 30,中国登山队的九名队员成功登顶。”有了那四个字“成功登顶”,你不禁哭了。你不必说出原因。你总是被父母的感受所感动。

人民网:我也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通过这部电影找到我们的攀登精神,朝着我们的目标前进。再次感谢您今天的分享。谢谢你



广西快三投注 快乐赛车pk10 北京28下注 中华彩票网 八大胜




上一篇:总投资57亿元!张掖两条一级公路及丹霞景区轨道交通即将开建
下一篇:这家吸尘器公司,终于放弃造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