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8个月还在哈佛上课,这位火爆网络的硕士说,不是进了华尔街

2019-11-05 19:27:28

我想看复旦大学毕业,哈佛肯尼迪政治学院硕士学位,她的丈夫是哈佛医学院的医生。对大多数人来说,这种光环可以被称为生活中的赢家。然而,故事的主人公周纯毅然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上海,成立了一个公益组织“垃圾不丢”,投身于环保事业。他不想在网上受欢迎。这位外滩君主和周纯聊了聊她的故事,看看她对选择、成功和价值观的看法。

这是我第一次能够读书。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于7月1日正式登陆上海。如何正确分类垃圾已经成为今年夏天上海居民最热门的话题。像“你在浪费什么?”“不要坠入爱河,只谈论浪费”在互联网上迅速流行起来。

当时,什么是垃圾分类以及如何做好垃圾分类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随着这股热潮,“垃圾不能丢”公益组织的负责人周纯被推到了人们的面前。

作为复旦大学的毕业生和哈佛肯尼迪政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她并没有像许多学生一样去联合国、世界银行或政府机构做一份迷人的“好工作”,而是回到上海默默地继续她在公共福利和环境保护方面的“苦差事”。哈佛女硕士回归“捡垃圾”已成为夏季主要媒体的热门话题。

人们对周纯放下哈佛的“光环”,投身于环境保护事业的整个故事充满好奇。在哈佛峰会现场,这位外滩绅士有幸采访了前来演讲的周纯女士。听听她从全职社会工作者到哈佛学生、从创立“垃圾不能丢”的前世,以及周女士对如何找到自己、在成长的道路上实现目标的见解和看法。

周纯

生活的意义在于找到自己的目标。

周纯出生在上海浦东机场附近的一个小村庄,紧邻上海最大的垃圾填埋场老港垃圾填埋场。恶臭有时随风飘入村庄。

为了避免垃圾填埋的成本,一些垃圾车会偷偷把垃圾倾倒在她家附近,然后转身离开。十岁以后,房子旁边的河变成了一股危险的垃圾潮,再也不能在水里游泳了。

回忆起这些,周纯说她当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她刚离开上海就上了大学。对于在那里出生的人来说,垃圾就在那里,这种堆积似乎是自然的。

她上高中时,对未来的生活没有明确的计划。她的唯一目标是进入复旦大学。通过努力学习,她幸运地进入了五角场复旦大学。

作为家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周纯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广阔。当他进入复旦时,他发现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要广阔得多,所以他会尊重上路的想法,拼命寻找找到世界的机会

出于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她加入了复旦大学的户外协会,成为最早的“旅行者”群体之一。购买硬座票、站票、坐几天几夜火车和探索自然风景成为她四年大学生活的“中心”。

周纯和他的伙伴们参加的户外活动

毕业后,周纯仍然没有考虑该怎么办。那一年,她随波逐流,参加了异常热门的公务员考试。她成功地通过了百比一的录取比率,成为了一名公务员。

然而,在一家公共机构的办公桌前坐了不到三个月之后,她后悔道,“九到五个月,漫无目的的机器每天都会遭受难以忍受的痛苦。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更不用说生活的意义了。”

“我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在路上。我希望我能在路上找到答案。”户外旅行已经成为周纯劳动力需求的避风港。五年后,她一放假就会收拾行李上路。她将去八个省度五天年假。在最夸张的情况下,她可以在春节的三天里从上海飞到东北去滑雪和看雾凇。

2011年,周纯在三月初休完年假后,再也无法忍受公务员平庸的生活,他选择辞职。

为了打发去尼泊尔之前的空闲时间,周纯在网上搜索了一个保护西藏野生动物的公益组织——“绿河”。

“他们在青藏高原建了一个保护站,以为我无论如何都会去尼泊尔,申请成为他们的志愿者。我没想到这种随机行为会改变我的生活。”她自愿将半个月的志愿服务延长到一个月,并很快成为一名全职工人,在西藏无人区保护野鹅。

户外徒步旅行中的周纯

在保护落雁的日子里,周纯麻木的灵魂似乎在轮回中复活了。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减轻我微不足道的麻烦,他们正在努力拯救他们热爱的山海。

他们告诉我,除了庸俗的日常生活和时髦的道路,还有第三种生活:一种为信仰而努力的艰苦生活,目标明确,条件恶劣,徘徊在生死边缘。

无人地带的日子简单而纯净。看着美丽的日出和日落,看着湖边的野生候鸟,周纯觉得他终于找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一种不同于宗教和物质的纯粹信仰。

回忆起童年时代被盗的垃圾场,周纯首先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家乡的混乱。她想到一个主意,“把环境保护当成自己的事情,回到家乡改变污染状况。”

让我们抛开我们的想法,采取行动。

为了接近他们的目标

当周纯在2013年离开青藏高原时,班德湖斑点鹅的数量翻了一番,从1000多只增加到2000多只。

我丈夫被哈佛医学院录取为博士后。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事业,周纯含泪告别了保护站和草原,决定去美国陪伴他,成为一名全职妻子。然而,当进入美国社会时,周纯对外国的孤独感和隔阂感到非常不舒服。

因为她不懂英语,所以她很难在美国找到合适的工作。那时,她似乎已经失去了生命的价值。为了找点事做,周纯选择去赴宴端盘子,并去波士顿参加各种宴会。她看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美国:

一方面,布什毕业的贵族高中和有钱有势的捐赠者发表了演讲。

另一方面,女服务员的男朋友已经肩膀脱臼两周了,还没有去看医生,因为没有医疗保险。

周纯首先意识到社会下层阶级的无助:

出于对饥饿的恐惧,这些人只能努力工作,没有时间去想它,或者他们想了解它,但是他们没有选择,也永远不会停止。

周纯反复问自己,如果她想帮助底层的弱势群体,想回到自己的家乡,让公益组织能够越来越好地保护环境,该怎么办。

周纯

经过反复斗争,周纯找到了答案:“国内公益组织的经验和专业化还远远不够,美国在这方面是世界一流的,所以我应该学习。”

在波士顿做了三年社工后,周纯决定向哈佛肯尼迪政治学院申请硕士学位。她在申请中写道:“她想在毕业后回到家乡,为她的孩子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幸运的是,她收到了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全额奖学金。

然而,此时摆在她面前的困难仍然是巨大的:周纯不是一个天生善于表达自己的人。当他上大学时,他不敢在课堂上举手发言,更不用说演讲了。在第一年的课上,只有大约60%的内容能被理解。当她入学时,她已经怀孕八个月了。

周纯还记得高中二年级为复旦大学设定目标时的情形。“事实上,这个目标当时非常遥远。我经常不能理解课堂上的数学问题。然而,当我确定复旦是我的目标,并且专心致志,不分心时,所有的困难就不再是困难了。”

面对言外之意、性格内向和培养儿童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挑战,周纯选择抛开一切干扰,以100%的态度面对眼前的挑战。

解决周纯的困难和挣扎的办法是提高他的英语和说话能力,去教授那里讨论如何在课堂上说话,每天中午在学院的护理室为他的孩子挤奶。

周纯在班上(连续第一个从右开始)

从第一学期她在课堂上的演讲中蹒跚学步到哈佛演讲课的最后一次挑战,她回忆起那段艰难的时光说:“事实上,她为了克服紧张和磨练英语而学到的技能都是肤浅的。真正的本质在于她的内心。她在于全心全意地专注于你的目标。她可以冷静下来,自然地克服面前的障碍。”

周纯说他是一名活动家,并且一直保持着先行动,然后思考原因的习惯,直到今天。“在公益活动中,我们经常面临没有现成解决办法的问题。我们需要整合具有不同需求的利益相关者,并且不可能利用他们。”

谈到目前的垃圾分类业务,她说她只会尽力而为,从不考虑未来可能的失败或成功。专注于现在和眼前的目标是她一贯的哲学。

2016年,周纯带着他11个月大的儿子回到上海,参加毕业典礼,并从哈佛获得硕士学位,开始了他环保公益活动的新事业。

从2018年9月开始,周纯和他的团队开始了他们接手的第一个垃圾分类项目的指导工作。截至目前,上海5条街道的88个社区已经接受了周纯团队的垃圾分类指导服务。

成功毕业于哈佛肯尼迪政治学院

实现目标需要兼顾理想和现实。

2018年9月,周纯首次以“垃圾必不可少”进入社区,启动垃圾分类指导服务时,《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尚未通过。对于当时的居民来说,垃圾分类仍然是一个遥远的概念。

周纯的第一个目标社区建于20世纪50年代。健康问题层出不穷。当周纯搬进来时,居委会不相信她会成功。

面对如此艰巨的任务,周纯带领团队采用“九步法”一步步推进垃圾分类,最终将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变成了成功的现实。

周纯回忆了当时的情况。团队里几乎没有其他志愿者。他和“垃圾不能丢”的导演半夜去垃圾箱检查垃圾。主任通常是一个穿着考究的律师,甚至有些洁癖。此刻,她强忍着和自己一起对垃圾桶进行详细检查的不适,这让她觉得特别好笑。

一路上,团队在招募成员、培训志愿者和推广渠道方面遇到了一个又一个困难,但面对现实的挑战,他们从未气馁。

周纯和团队成员

“做公益事业是一个不断协调多方利益的过程。有必要不断添加现实的考虑因素,以便不同的利益相关者能够获得满意的结果。”

当谈到垃圾分类的实际问题时,周纯是这样说的:“起初,我第一次去西藏保护野生动物的时候是理想主义的,不同意我观点的人经常激烈地争吵。但在我去了美国之后,当我被当作无能为力的外国人对待时,我又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所有这些事情,逐渐变得更加宽容和理解,以包容的态度看待公共福利的各个方面。”

“不同的人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需求。你不能指责一个饥饿的人偷面包是不道德的。做好垃圾分类等活动需要90%以上的人能够接受并实现这一点。你不能对他强加特别高的道德标准。你应该更多地考虑每个人的现实需求,然后将这些需求与我们的公共福利目标结合起来,以取得每个人都能接受的结果。”

在开始培训社区志愿者时,周纯主动提出给每位参与者一套环保餐具,以吸引阿姨们报名。出乎意料的是,天很冷。当礼物变成更适合阿姨们需要的牙膏时,申请人的数量突然增加了。

周纯和团队成员帮助指导垃圾分类

周纯说,当他们现在提倡垃圾分类时,他们经常不得不考虑被引导物体的需要和现实。

要评估垃圾分类活动的成功与否,不仅要看花费了多少精力和开展了多少活动,还要看实际结果和结果,环境是否改善,住宅区的卫生条件是否改善。这是真正反映成败的关键。

在考虑实际需要的同时,周纯没有忘记自己最初的理想。她说环境保护是她的信念。她经常感到遗憾的是,她的儿子在童年时没有看到星星,也不能在家乡的河流中自由游泳。

她说她希望有一天这些能在她儿子的生活中重现。有机农业和垃圾分类都是实现这个梦想的方法,正是这个梦想鼓励她在公益事业的道路上不断努力奋斗。

在哈佛,老师和学生总是把帮助弱者视为生活的一个重要指标。“华尔街不是精英,精英应该做的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这是周纯和他的同学同意的一句话。

“我认为首先要做的是善待他人,坚持正确的东西,坚持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东西。保持这样的价值是一切成功的基础。”她说,她也在实践这种价值观,她的公益活动只是展示和促进这种坚持。她从来不在乎外界奇怪的目光和批评。

“我也曾努力成为一名公务员,过着‘女孩’的生活,但我真的觉得生活很痛苦。我现在的职业是我喜欢的。我了解自己,所以我从不关心别人的不理解。这也是我对自己的肯定。"

演讲中的周纯

2011年,辞去公务员工作的周纯躺在菲律宾西克沙尔的白沙海滩上。太阳沿着波浪向西倾斜,闪耀着壮丽的鳞片。一个月的志愿服务刚刚结束。

从青藏高原的保护站回来后,她感到失落。一瞬间,过去旅行带来的充实感消失了。几天后在台东,她收到绿河的邀请,成为一名全职的公益环保人士。

周纯说,从班德湖到哈佛的课程以及上海的小巷和街道是她通往环境保护道路上的一个又一个起点,而不是她的终点。她一次又一次地开始,为了实现她的目标和梦想,为正确的事情努力工作。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她所要做的就是迈出下一步。

注:感谢华夏基金2019哈佛中美学生领袖峰会对本次采访的支持。

这幅画来自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

阅读3000多篇优质文章



江西快3投注




上一篇: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上线 音乐软件被挤崩溃
下一篇:「共和国的故事·治水记」高峡出平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