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厂》与工人命运:我们能否逃脱全球化“撒旦的磨坊”

2019-10-22 07:04:01

文玛丽(社会学家)和李进(思想史学者)

纪录片《美国工厂》最近在中国和美国的公共媒体上引发了许多讨论。

代顿位于美国老工业区的“铁锈地带”,是通用汽车的重要基地。但在2008年,通用汽车宣布关闭工厂,导致数千名工人失业。多年后,这座废弃的工厂被中国企业付瑶工厂收购,投资6亿美元,拥有100名中国工人。为了培训当地的美国工人,工厂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生产汽车玻璃单体的工业基地。

这部纪录片从通用汽车关闭工厂的场景,到新福耀工厂的揭幕仪式,从对中美工人早期接触的良好期待,到在利益不合标准的压力下两个群体之间的各种摩擦和冲突,给人们讲述了全球化背景下这个小镇的故事。

代顿是莱特兄弟的故乡,长期以来被誉为“创新的摇篮”。这部纪录片的两个制片人都是当地居民。他们把当地社区描绘成一个“熟人社会”。在此之前,他们制作了一部关于通用汽车的纪录片,这部纪录片滋养了这里的几代人,塑造了人们的归属感。因此,它的关闭无疑是当地工人社区的一个非常重大的变化。这家大工厂已经空置多年,许多人已经失业多年。代顿正处于大萧条的氛围中。直到2014年,福耀集团董事长曹王德购买了这座旧厂房,当地经济才出现转机。然而,尽管福耀主要雇佣当地熟练工人,但从汽车制造业向玻璃工业的转型也需要进行重大转型。因此,福耀在两年内调动了数百名熟练的中国工人来培训美国工人,以实现工厂盈利的目标。

工厂的关闭和建设不仅仅是一种成本效益的市场行为。这部电影展示了全球资本节约的过程,以及它如何影响一个社区(特别是特定人群)。这是一个由许多小故事组成的复杂而多面的故事。

当中美工人被带到同一条生产线上时,经过短暂的文化融合“蜜月期”,他们逐渐意识到他们都是受环境塑造的产品。美国工人惊讶地看着工厂装配线设备被迅速引进,原来废弃的工厂一夜之间恢复了生机。中国工人“舍家爱厂”的企业文化、军事化管理和具有中国特色的工会,与那些游手好闲、自由自在、重视休息空间、拥有强大工会来维护自身权利的美国工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为了让美国工人吸收福耀的企业文化,曹王德邀请一群美国高管参观福耀在中国的总部和年度庆典。福耀有自己的公司歌曲,每个人在每次开会前都会一起唱。歌词也很受欢迎,吸引了人们的集体归属感。特别是在企业年会上,精心排练的职工代表节目和舞蹈不仅充满高科技元素,而且充满了强大的企业集体荣誉感。甚至一位美国高管也兴奋地走出来擦眼泪,对着镜头说:“我们是一体的。”毫无疑问,他被人类之间的共同特征深深感动,并被全球化通过幸福将地球两端的两种人联系在一起的事实所感动。这一举动是真实的,但在整部电影中,它也传达了一些讽刺。文化融合的魅力不言而喻,因为人类心中有一个共同的愿望,但现实并不那么美好。在舞台上激起情感的歌曲毕竟不值得在生产线上进行利益竞争。随着老板对产量的不满和工伤人数的增加,工人们的乐观很快变成了不安,就像玻璃在生产线上完成,但濒临破裂。

在个人接触层面,一名美国工人重视他遇到的中国主管,称他为他非常珍惜的“兄弟”,但最终这种友谊并没有阻止他被解雇。第一工厂的美国副总裁向曹王德屈服,让他“预定”庆祝日的天气,尽力维护主席的命令,并对当地国会议员在庆祝活动中提到工会表示不满。但两年内,当管理层雇佣越来越多的美籍华人时,这位被解雇的前副总统也改变了他对付瑶中国企业文化的看法。

通用汽车的倒闭只是全球化痛苦的缩影。美国中部地区的传统制造业不再有上世纪中叶的辉煌。相反,这些产业集群的衰落导致了失业率和犯罪率的上升,进一步导致了大量人口的移民和他们所在城市的繁荣。相反,他们陷入了更深的恶性循环。例如,据统计,20世纪60年代,制造业繁荣时期代顿的城市人口约为260,000人,而2010年,人口减少了约46%,降至约140,000人。这一统计数据的背后是许多工业工人的失业,以及银行因无力偿还贷款而强行收回的房屋,导致了更多的社会问题,如无家可归群体的增加和家庭的解体。

在纪录片中,一名妇女最终因为失业不得不住在她姐姐的地下室。她表达了自己对工作的珍惜和渴望,因为这不仅意味着生活的改善,也是人类尊严和价值的体现。然而,一些工人记得通用汽车29美元的小时工资是福耀公司的两倍。然而,只是在几十年的工会斗争之后,通用汽车的工人才达到了这个工资水平。通用汽车和福耀是处于产业链不同阶段的企业,但对个人来说仍然存在“相对剥夺”。此时,全球化不再是平坦的,而是有着不同的面貌。由于资本市场的扩张,一些人的生活得到了改善,而另一些人不得不承担转型的成本。然而,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现代资本的世界体系。

对此,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 Weber)曾在他的著作《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描述过,现代资本理性化过程中的一个悖论是,现代社会中理性的人呈现出一种非理性行为,也就是说,人们参与了资本主义扩张的过程,从理性的角度来看,应该用于享受的东西必须继续投入到再生产的过程中。在韦伯的作品中,现代人生活在这种笼子里,但他们无法逃脱,充满孤独和无助:“当前的资本主义经济秩序是一个巨大的宇宙,个人在其中诞生。对他来说,至少作为个人来说,这是一个现存的,事实上,铁墙的笼子,他必须住在里面。一旦个人参与市场关系,宇宙就迫使个人遵循他们的经济行为准则。如果制造商长期违反这些规定,他们必然会被市场经济淘汰,就像工人不能或不愿适应这些规定一样,他们将失去工作,流落街头。”

“美国工厂”并没有以一种平淡的方式向人们展示黑人和白人的对立,而是呈现出一些现代性的问题。在企业与工会的冲突中,这部纪录片打破了全球自由市场的神话和工会的神话,而没有强调公平与效率之间的真正斗争。事实证明,这两种观点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不完美的——自由市场的全球化不仅带来了社会繁荣,也带来了地区之间的不平等。工会承诺保护工人的权益,但当工会扩大权力或腐败时,工业也会衰退。

在福耀玻璃厂,美国工人的工资和休息时间明显比中国工人多。美国经理来到福耀总部看到工人们在碎玻璃山上分拣玻璃并不奇怪。此外,军事化管理的效率在美国也不可能实现。在美国工厂的中国经理也告诉他们的美国同事,他们应该做一些与他们的工资相称的事情。尽管工资和福利远高于中国同行,但一些代顿工人仍然认为,通用汽车每小时12-14美元的平均工资远低于29美元。这些福利是由工会赢得的,但是人们必须在工会和拒绝工会进入付瑶工厂之间做出选择。

“美国工厂”不是一个新问题,它是早在英国资本主义早期发展的圈地运动中就已经出现的老问题。当市场扩张和追求效率时,我们如何确保人的尊严和制度的公平?

在社会学家卡尔·波兰尼看来,现代社会发展的动力有两个相反的动力方向:一是市场的不断扩张,二是对市场无限扩张的对抗和限制。市场的扩张不仅仅是扩大人与人之间的交易或交易场所的范围,而是将自然资源作为一种劳动形式物化和资本化的过程。经济自由主义认为可以通过自由放任和自由贸易实现自我调节的市场,但波兰尼认为,从现代资本主义发展史的角度来看,自由放任的市场并不是米塞斯或哈耶克所说的自发秩序。例如,在英国,资本主义最重要的产业之一纺织工业的兴起,并不是源于自由市场的自发扩张,而是通过保护关税、出口补贴或额外工资补贴来保护自由市场的扩张而实现的。因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英国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不能相互替代。相反,一方面,政府通过官僚机构等国家机构保证自由政策的实施,另一方面,政府权力的扩张也促进了内地和第三世界自由市场的扩张。

波兰尼想要超越马克思的剥削理论和自由主义理论,因为尽管两者都有一定的原因,但它们仍然是单向度的思考。在市场上,作为劳动力的人被视为商品,反对和支持最低工资通常仍然基于劳动力作为商品。

因此,波兰尼曾经构想了一个有机的成熟社会,其中市场是嵌入的社会关系的一部分。这个社会不是一个单一的市场消费社会,而是一个多维的有机体。在这个社会里,尽管监管和市场仍然存在,但它们可以有机地结合起来,有自己的局限和责任。然而,个人不再是一个雾化的、单一的、赤裸的、在市场上被称为“人力资源”的个体。这样,人们就不会为了符合资本主义市场扩张的铁律而牺牲个人自由、尊严、对他人的同情和社会融合。波兰尼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提醒,在社会市场经济发展的同时,必须有其他的制度和组织来保护这些被物化为“劳动力”的人。否则,这种社会市场机制,就像波兰尼所说的“撒旦的磨坊”,会将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扭曲成“一个接一个”,这将影响作为这种特殊商品载体的个人生活。当市场体系处理一个人的劳动力时,它也处理与这个表达相联系的身体、心理和道德实体“人”。如果文化体系的保护层被剥去,人类成员将暴露出来,并在由此产生的社会中消亡。他们会死于邪恶、堕落、犯罪和饥荒造成的社会混乱。自然将被还原为其基本要素,邻里关系和乡村风光将被破坏,河流将被污染,军事安全将受到威胁,食品和原材料的生产能力将被破坏……”

总之,当市场控制经济系统时,可能给社会组织带来的致命后果是社会的运行逐渐服从于市场,社会关系嵌入经济系统。没有一个社会能够承受这样一个粗糙的虚拟系统所造成的影响。在电影的结尾,即使是有企业家精神的曹王德,当他开了越来越多的工厂,为家乡人民带来利益,同时失去了天然的青山绿水,也不得不问自己是好人还是罪人。曹操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已经失去了对过去的信心,但是他表现出了很多无奈和反思。

福耀工厂所在的美国社会有多层防御机制来抵御市场的无情扩张,包括工会和媒体。福耀抵达代顿的早期,当地媒体热情报道,当地政府甚至将工厂前的道路改为“福耀路”。然而,两年后,媒体也报道了越来越多关于福耀工厂的负面报道。然而,最终,许多问题不再是问题,因为效率低下的工人逐渐被自动化智能机器所取代,这是全球化进程中所有企业的最终选择。但是机器真的能消除人们的不满,让人们恢复自我,而不是成为人力资源的目标吗?无论是美国工人还是中国工人,在从文化冲突中恢复理智之前,他们已经面临着被机械武器取代的共同命运。

全球化带来的不平等、不满和利益已成为两股对立的力量,塑造着每个社会、文化和人类的未来。导演还含蓄地表达了两种无法克服的文化和制度差异。例如,中国工人大多是农民工,他们受到户籍制度的限制,为了谋生不得不离开家人很多年,留下他们的孩子成为留守儿童。他们中的许多人被迫这样做,而不是他们愿意选择的生活方式。然而,对于美国工人来说,他们认为中国工人有选择,甚至不需要更多的工资补贴。他们离开家人来到美国训练他们。纪录片中有趣的一幕是,当一位说中文的美国高管对一位中国高管说,“美国人太懒了”,他的发音变成了第四个声音:“烂”。中国高管也认为他说的话“很烂”,并继续说下去。克服中美之间的文化和制度差异,就像为人类重建一个和谐的巴别塔一样困难。

(这篇文章只代表了作者的观点。责任电子邮件:yanguihua@jiemian.com)






上一篇:聊城:秋雨过后水城新
下一篇:云南省党政代表团赴广州恒大总部考察,点赞恒大扶贫